<i id='f7uq4'></i>

<ins id='f7uq4'></ins>

<fieldset id='f7uq4'></fieldset>
  • <tr id='f7uq4'><strong id='f7uq4'></strong><small id='f7uq4'></small><button id='f7uq4'></button><li id='f7uq4'><noscript id='f7uq4'><big id='f7uq4'></big><dt id='f7uq4'></dt></noscript></li></tr><ol id='f7uq4'><table id='f7uq4'><blockquote id='f7uq4'><tbody id='f7uq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7uq4'></u><kbd id='f7uq4'><kbd id='f7uq4'></kbd></kbd>

    1. <span id='f7uq4'></span>

      1. <i id='f7uq4'><div id='f7uq4'><ins id='f7uq4'></ins></div></i>
        <dl id='f7uq4'></dl>

      2. <acronym id='f7uq4'><em id='f7uq4'></em><td id='f7uq4'><div id='f7uq4'></div></td></acronym><address id='f7uq4'><big id='f7uq4'><big id='f7uq4'></big><legend id='f7uq4'></legend></big></address>

          <code id='f7uq4'><strong id='f7uq4'></strong></code>
          1. 沒有《哈利·波特》的成功,就不會有這部電影

            • 时间:
            • 浏览:19

            本文由影視(niuhzan.com)整理發佈

            阿方索·卡隆的《羅馬》來瞭!

            毋庸置疑,它是2018年影壇最受矚目的影片。從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摘下金獅獎之後,徹底開啟瞭橫掃模式:幾乎拿遍瞭各大頒獎典禮的最佳外語片以及最佳導演。

            作為外語片,《羅馬》以10項提名領跑第9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後更是斬獲瞭最佳外語片、最佳導演、最佳攝影三項大獎。

            手捧三座奧斯卡獎杯的阿方索·卡隆

            這部電影擁有自己獨特的魅力,是一部回憶體的作品,導演用一段回憶,輕輕地滾動起瞭整個歷史齒輪,傢事中窺探整個國傢。

            影片的力量如同電影中頻繁出現的“水”一般,看似靜謐,實則是波濤洶湧。

            不過,《羅馬》的情感似乎並沒有太過打動中國觀眾,電影上映4天,票房累積270.90萬。相比前陣子上映的《何以為傢》,這個票房似乎並不怎麼漂亮。

            表格來源:電影資金辦

            其實,這部電影是墨西哥導演阿方索·卡隆非常執念的作品,乃至不少影評人看完這部電影之後,稱它是卡隆的私人傢書。

            這是以墨西哥導演阿方索·卡隆的兒時記憶鑄成的影片,整體聚焦在一位保姆身上,影片最後也以一句“獻給Libo”作為落筆。

            卡隆和他兒時的保姆Libo

            實際上,《羅馬》是投資1500萬美元打造的。對於此類電影,絕對是大手筆。而且,這筆資金主要用來重建墨西哥中產社區,影片對整個街區的完美復現,居為壯舉也不過分。

            有人問卡隆,電影裡的有很多小孩,哪個是他。

            “最調皮的那個。”

            最調皮的小孩

            提到《羅馬》中,那個最調皮的小孩,莫過於那個在樹林叢中,模仿宇航員的小孩瞭。

            卡隆小時候就有兩個夢想:宇航員和電影。

            但是,後來聽說要當宇航員必須參軍,他便放棄瞭這個夢想。可見,他從小就是一個不接受約束的人。

            《羅馬》中的小男孩佩佩模仿宇航員

            12歲的時候,他得到瞭一部照相機,從此這臺相機成為瞭他愛不釋手的玩具。

            電影成瞭卡隆離不開的東西,但是母親並不贊成他的電影理想。為此,他有時候就騙母親去朋友傢,實際是去瞭電影院。

            中學畢業之後,他考入瞭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電影系。進入瞭大學之後,調皮反叛的性格並沒有收斂,反而變得更為自由隨性。

            讀書期間,他和好友拍攝瞭一部英文對白的短片。但是,這一行為觸怒瞭文化敏感的校方。隨後,卡隆被學校開除瞭。不過,卡隆後來再次提及這件事時,一直聲稱學校當時沒有開除他,而是自己主動離開的,“還退瞭我一半學費。”

            離開學校之後,他一度覺得自己今生不可能成為導演瞭。為瞭生活,他做瞭各種工作。後來,在大學校友的推薦下,他去瞭電視臺工作,先從場記開始,慢慢到最後開始獨立執導一些短評和電視節目。

            在電視臺工作中,他也遇到瞭今生的摯友之一——吉爾莫·德爾·托羅。

            阿方索·卡隆與吉爾莫·德爾·托羅

            1990年,他的弟弟卡洛斯·卡隆寫瞭個劇本,但缺少一個導演,便找來瞭自己的哥哥擔任導演。這部電影也成為瞭卡隆的導演處女作——《愛在歇斯底裡時》。

            卡洛斯·卡隆與阿方索·卡隆多次合作

            反叛的卡隆在拍攝這部作品時,得罪瞭墨西哥電影協會。原來,這部電影是電影協會投資,希望能帶有一些公益宣傳。誰想到,電影成片全然不見宣教的意味,甚至還暗藏小心思,抨擊瞭當時的政府。

            因此,墨西哥的電影制片公司再也沒有人願意給他投資。他帶著這部電影去瞭多倫多電影節,並就此引起瞭不少好萊塢制片人的關註。

            隨後,卡隆隻身前往美國,開始瞭他的好萊塢之旅。

            聽話的毛小子

            “爛透瞭!”這是卡隆對自己好萊塢首秀《小公主》的評價。

            剛到好萊塢的卡隆反而受到瞭更多的限制,期間策劃瞭很多的項目都被擱置瞭。並沒有受到重視的卡隆,在伯樂西德尼·波拉克的建議下,先執導瞭電視劇《墮落天使》中的一集。

            後來,他選擇瞭執導電影《小公主》。

            “如果我想拯救我的一部電影,那一定是《小公主》”

            好萊塢制片體系並沒有給他太多發揮的空間,電影問世之後,票房平平,不過這部電影獲得瞭爛番茄97%的新鮮度,更在當年的奧斯卡收獲瞭兩項提名。

            正是因為這部作品,他被J.K.羅琳點名要求來執導電影《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

            《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拍攝現場

            沉寂瞭幾年,他又接過福克斯拋出的橄欖枝,執導大文豪狄更斯小說改編的《遠大前程》。但是這次拍攝過程,可以說是卡隆最不想提及的經歷。制片公司的強控制之下,他並沒有獲得最終的剪輯權。

            這部作品也成為瞭卡隆個人評論最差的導演作品。

            此時,他已經在好萊塢待瞭近10年。但是他一度處於極其痛苦的狀態中,後來他也曾和媒體抱怨,“剛到好萊塢的那段時間,讓我幾乎忘記瞭自己曾經是一個創作者。這太恐怖瞭!”

            成熟的作者

            有瞭在好萊塢的兩次失敗的導演經歷之後, 卡隆很快選擇瞭回墨西哥。

            回來之後,卡隆給弟弟卡洛斯再次合作瞭一部影片——《你媽媽也一樣》。直到現在,卡隆都將《你媽媽也一樣》和《羅馬》視作自己最重要的作品。

            “《你媽媽也一樣》才是我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作者電影。”

            阿方索·卡隆與《你的媽媽也一樣》主演

            這是他心心念念的墨西哥故事,表面上是兩男一女的情愛故事。但是三位主角的身份象征,其實卡隆對墨西哥這個國傢的隱喻。

            其實,這些東西其實在《羅馬》中都能依稀可見。

            這部作品成為瞭卡隆最成功的電影之一,他也再一次被世界影壇關註。很快,他便再次接到瞭好萊塢的邀約,拍攝《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

            有過之前的經歷,卡隆對這次的邀請猶豫不決,更重要的是,他從來沒看過這個系列的原著。他便去請求瞭好友吉爾莫·德爾·托羅。沒想到托羅給他一頓臭罵,讓他趕快先去讀完小說再來討論。

            後面的故事我們都知道瞭,他成功執導瞭這部電影。時至今日,《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都是哈迷心目中的系列最佳。

            有瞭早年前的失敗,讓傢境不錯的卡隆,逐漸放下自己的高傲,開始意識到電影的創作並非一己之力可以完成,真正走向一個相對成熟的創作之路。

            他慢慢在好萊塢上被制片公司認可,與此同時,“墨西哥導演“也成為瞭他身上不斷被強化的標簽。

            墨西哥三傑

            2006年,被不少影迷稱為“墨西哥電影之年”。

            卡隆執導瞭作品《人類之子》,同時,好友托羅和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裡圖都分別帶來瞭《潘神的迷宮》和《通天塔》。

            2007年奧斯卡頒獎禮上,卡隆、伊納裡圖和托羅同臺

            前面說到過,卡隆和托羅相遇在墨西哥電視臺。當時,電視臺有一個科幻恐怖系列劇《時間的標記》,劇集囊括很多導演,每人執導一集。還是特效化妝師的托羅看到卡隆的劇本之後,就立馬指出瞭他在“抄”史蒂芬·金。

            “你改編得很棒!”,托羅對卡隆說道。事實上,卡隆確實挪用瞭史蒂芬·金一個短篇小說裡的很多橋段,沒想到這樣也被看穿。

            在托羅的幫助下,卡隆的劇本獲得瞭上司的首肯。兩人也成為瞭無話不談的好友。

            卡隆和伊納裡圖的相遇更為有趣。伊納裡圖出道很晚,一直通過各種方式向卡隆請教拍攝電影的問題。那時候,卡隆正在拍攝《遠大前程》。有一天,伊納裡圖邀請他來傢裡敘談,可是沒想到,來的人卻是托羅。

            後來,三人成為瞭非常好的朋友,在電影上也互相支撐。

            托羅、卡隆與伊納裡圖合稱為“墨西哥三傑”

            卡隆勸瞭托羅一定要拍《潘神的迷宮》,並且主動擔任瞭《潘神的迷宮》的制片人,亞利桑德羅則擔任該片的助理剪輯。托羅覺得自己並不擅長給電影結尾,於是拍瞭一個“卡隆式結尾”。

            不僅如此,托羅也為《地心引力》貢獻瞭幾分鐘鏡頭,並且提出瞭很多視覺效果方面的建議;卡隆和伊納裡圖都客串導演瞭托羅《環太平洋》的部分內容;卡隆和托羅還為伊納裡圖的《美錯》擔任制片。

            正是三人之間的情誼,讓去年卡隆從時任威尼斯國際電影競賽單元主席托羅,手中接過金獅獎杯的瞬間,平添瞭非凡的意義。

            75屆威尼斯電影節頒獎典禮上的卡隆與托羅

            墨西哥人

            《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人類之子》、《地心引力》……毋庸置疑,卡隆已經步入瞭事業巔峰。

            此時,那個追求自由的卡隆又回來,不過這一次,他更有底氣瞭。

            2014年,他告訴華納,打算拍一部無特效、無明星的墨西哥故事,直接遭到瞭對方的回絕。

            電影《羅馬》2016年在墨西哥城低調開機,卡隆同時擔任導演、編劇、攝影。

            《羅馬》拍攝現場

            卡隆又一次把自己最好的作品留給瞭墨西哥。用卡隆自己的話講:“我走瞭一條漫長而崎嶇的道路。”

            在無數的采訪中,阿方索·卡隆都提到瞭他對墨西哥故土的魂牽夢縈。他說,《地心引力》如同他喜愛的“小玩具”,《羅馬》則是他的“夢想成真”。如今,他雖然生活在倫敦,但他依舊以一個墨西哥人的身份,關照著那片土地上發生的一切。

            / 福利 /

            按規則參與將有機會獲得

            《羅馬》的兌換券

            / MORE /

            / HO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