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0767e'><em id='0767e'></em><td id='0767e'><div id='0767e'></div></td></acronym><address id='0767e'><big id='0767e'><big id='0767e'></big><legend id='0767e'></legend></big></address>
    <span id='0767e'></span>

        <i id='0767e'><div id='0767e'><ins id='0767e'></ins></div></i>

          <ins id='0767e'></ins>

          <code id='0767e'><strong id='0767e'></strong></code>
          <dl id='0767e'></dl>

          1. <fieldset id='0767e'></fieldset>
            <i id='0767e'></i>
          2. <tr id='0767e'><strong id='0767e'></strong><small id='0767e'></small><button id='0767e'></button><li id='0767e'><noscript id='0767e'><big id='0767e'></big><dt id='0767e'></dt></noscript></li></tr><ol id='0767e'><table id='0767e'><blockquote id='0767e'><tbody id='0767e'></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767e'></u><kbd id='0767e'><kbd id='0767e'></kbd></kbd>
          3. 名傢散文 寫兄妹肉文春天

            • 时间:
            • 浏览:39

              春天是孕育的季節,一切都在萌芽階段。柳絲輕搖,梢尖微點水面,漾起泛泛漣漪。“綠楊煙外曉寒輕”,楊柳堆煙,漫眼的是無際的嫩綠,感受著沁脾的清爽和溫柔的撫摸。

              古清生《總有那一片蛙聲》

              在南國的時候,我的窗前有那麼一塊低窪的草地,春天的日子來臨,它便會生長許多的小草,甚至開出一些小小的花朵,招引一些蜜蜂在那裡抖著金翅鎮魂嗡嗡地飛。許多小孩子們,很喜歡在那塊草地上采花或者玩一些他們認為好玩的遊戲。這樣的日子總是很溫馨的,因為陽光、花草和小孩子們,足以把春天裝點得美麗而又親切,讓人忍不住掩卷,心馳神往。但是在五月的時節,就會有一場場的雨水降臨,雨水把草地旁的冬青樹洗得很綠,那種很清涼的綠,並且註滿整個的草地。於是孩子們用紙折起小小的潔白的紙船,來到草地那片水窪子上,啟航他們的小小的夢想。

              唯有月夜,那塊草地是完全屬於我的。這時候夜安睡瞭,一輪皎潔的月兒來到水窪子上,映得那水好一片白。在白水之上,忽然有不知來於何處的小蛙,歡快地跌跌地跳躍,仿佛是要把那一輪月兒從水中端詳個究竟,或者坐在月兒之上,讓月兒浮托它走。小蛙們如同孩子,待它們遊戲得盡情的時候,就一齊坐在水上唱歌。那就是在我的生命中離不去的蛙聲瞭。慣於在夜裡讀書和寫作的我,就極愛著那一扇窗,起起伏伏的蛙聲,能讓我的思緒飄浮,進入這樣一個季節深處。

              但我卻沒有瞭南國的那一扇窗子,羈旅北京的日子長長,我的窗前,縱是也有這樣一塊草地,一簇綠柳,在春天的陽光裡,還會有一樹杏花裝點。但是北國沒有雨季,我看不到小孩子們折紙船的情景。北京是要到七月或者八月才會有雨,那是槐花開放的時節瞭。北京的雨會與槐花下瞭一街,一街的槐花雨把整個日子都流淌得芬芬芳芳,但即是這樣的雨,仍不會積上一窪水,引來天使一般的小蛙,所以即使雨後有月,她也在這芬芳裡找不到棲落和梳洗的地方。

              我固執地想,如是北京的槐花雨能夠積成一個窪子,這樣一個清淺的彌漫著槐花芬芳的水窪子,有一輪皎月把水映得銀銀的白,有一群天使般的小蛙,它們圍著月兒唱歌,那該是多麼的好啊。我常常在雨後的北京的夜裡出走,我以為我是能夠找到這樣一個地方的,它就在某一扇窗下,甚至那窗前也有一個癡情展卷的學子,甚至水邊,還留著孩童戲水的赤足的腳印。可是,我的出走,卻並沒有找到這樣一個地方,我想終歸是有這樣一個地方的,是我沒有找見它罷瞭。

              居京的月夜,於我它是散文化的時光,我在鍵盤上演繹著一個個的夢,情至深處,會忽然在某一段落,浮起一片蛙聲,是南國的春宵裡那天真爛漫的蛙鳴,初是淺淺低低的幾聲,孤獨而悠遠,漸漸地匯合起蛙的合唱,且愈來愈臨近我的窗,仿佛就在那一簇柳下。此時人便恍惚地進入以往的時光,一顆羈旅中的心,忽然的一熱,為之深深的感動。但待我有心凝神細細地聆聽,卻發現窗外是一片寂靜,靜得月的清輝飄落到柳葉兒上發生的細小的沙沙聲都能夠聽到,隻是沒有瞭蛙聲。哦,此時的我,這才感到深深的失落,原來那一片蛙聲,它源於我的夢裡,或者說,是那永遠也拂不去的幻聽瞭。

              春天的今夜,便又是這樣,我打開瞭電腦,輕輕地敲出一段懷想的文字,不覺間窗外就有瞭一片蛙聲,是如許的親切,如許的溫馨,它拂動著春夜的暖風,沿瞭情感的脈絡縷縷入心。然我猛然地覺醒,卻分明是,寂夜無邊!人不由地發現,那暖暖的一縷情思,竟也就化成兩滴浸冷的淚珠,冰凌般的掛在兩腮。

              楚笛《春雨》

              盼望瞭整整一個冬季,終於,你來瞭。

              一睜眼,你晶瑩瑩的身影已晃動在我的窗前,你脆生生的喉音正叩響著我的窗紙。是怎樣急迫地披上衣,推開門!我迎接你。

              看著你,我的目光不能有一瞬轉移;聽著你,我的耳膜不放過一個音節。從遙遠的天際到漠漠的平川,每分每秒你都在誕生與消亡裡掙紮。生的喜悅死的恐懼歡唱與吶喊的一聲:丁丁冬冬。我實在是貪婪的,貪婪地想挽住你,擁有你。於是,我便嗅著你,聞著你,用我幹裂的唇撫慰你。多少日子等候的焦躁,在吻你的時候,平平潤潤瞭。

              來吧,親愛的你。和我一起望穿時光,看一看十年前的聽雨少年。四月的西湖,黃|色的柳眉落瞭,在淺藍淺藍的天色湖光裡繽紛。那一天,燕子磯上,我倚著“紅樓”夢見六朝故都的脂香粉濃。你挹我以滿頰的清涼,淋淋漓漓的,真的欲說還休嗎?北上的車廂裡,有一籃滿滿的輕愁,是你送的。從蘇州到賓州,隻有收音機裡還說“江淮”,還說“黃梅雨”。

              十年瞭,看瞭十年的塞外風景。北國的味道隻在白雪鋪天蓋地的時候。白的枝條,白的山石,白的冰河,胡城關山的驃悍強健就盡在其中瞭。東北喜歡用紅磚瓦蓋房子,鮮艷中有一種狂傲不鷲的浮華。住瞭十年,我一直不習慣,隻好在窗外掛一個風鈴,夜裡在軟軟柔柔的昆曲中逛一逛寒山寺,想一想記憶中的青山綠水。江南都喜歡青磚,素素淡淡地立在田野裡,間或有一陣雨滴答在瓦上,漾起一片灰色*的溫柔。

              風鈴聲可以權充作我故鄉的雨聲嗎?今夜的夢境也可以和聽雨少年的一樣嗎?暖流從那邊飄過來……

              來吧,親愛的你!給我絲絲毫毫南方的氣息。不能撲進她的懷裡,被她的眼波掃一掃也算是安慰吧。

              盼望瞭三千六百多個日子,仍不能定下愛奇藝歸期。

              盼望瞭整整一個冬季,剔透的你從故鄉的雲際落下,落在我的發梢、唇上、心底……

              柯靈《故園春》

              故鄉的三月,是田園詩中最美的段落。

              桃花獎靨迎人,在溪邊山腳,屋前籬落,濃淡得宜,疏密有致,盡你自在流連,盡情欣賞,不必像上海的摩登才子,老遠地跑到香煙繚繞的龍華寺畔,向賣花孩子手中購取,裝點風雅。

              冬眠的草木好夢初醒,抽芽,生葉,嫩綠新翠,嫵媚得像初熟的少女,不似夏天的蓊蓊鬱鬱,少婦式的豐容盛髻。

              油菜花給遍野鋪滿黃金,紫雲英染得滿地妍紅,軟風裡吹送著青草和豌豆花的香溫網新聞氣,燕子和黃鶯忘憂的歌聲,……

              這大好的陽春景色*,對大地的主人卻隻有一個意義:“一年之計在於春。”春天對鄉下人不代表詩情畫意,卻孕育著夢想和希望。

              天寒地裂的嚴冬過去瞭。忍饑挨凍總算又捱過一年。自春祖秋,辛苦經營的糧食——那汗水淘洗出來的粒粒珍珠,讓“收租老相公”開著大船下鄉,升較鬥量,滿載而去。咬緊牙齒,勒緊褲帶,度過瞭繳租的難關,結帳還債的年關,好容易春天姍姍地來瞭。

              謝謝天!現在總算難得讓人緩過一口氣,脫下破棉襖,赤瞭膊到暖洋洋的太陽下做活去。

              手把鋤頭,翻泥鋤草,一鋤一個美夢,巴望來個難得的好年景。雖說慘淡的光景幾乎年不如年,春暖總會給人帶來一陣歡悅和松爽。

              在三月裡,日子也會照例顯得好過些。“春花”起瞭:春筍正好上市,豌豆蠶豆開始結莢,有錢人愛的就是嘗新;收過油菜子,小麥開割也就不遠。春江水暖,鮮魚鮮蝦正在當令,隻要你有功夫下水捕撈。……幹癟的口袋活絡些瞭,但一過春天,就得準備端陽節還債,準備租牛買肥料,在大毒日頭底下去耘田種稻。挖肉補瘡,隻好顧瞭眼前再說。

              傢裡有孩子的,便整天被打發到壟頭坡上,帶一把小剪刀,一隻蔑青小籃子,三五結伴,坐在綠茸茸的草場上,細心地從野草中間剪薺菜、馬蘭豆、黃花麥果,或者是到山上去摘松花,一邊勞動,一邊唱著頑皮的歌子消遣:

              薺菜馬蘭豆,姊姊嫁亨(在)後門頭;後門春破我來修,修得兩隻奶奶頭。

              女孩子就唱那有情有義的山歌:

              油菜開花黃似金,蘿卜開花白如銀,草紫開花滿天星,芝麻開花九蓮燈,蠶豆開花當中一點黑良心,怪不得我傢爹爹要賴婚。

              故鄉有句民謠:“正月燈,二月鷂,三月上墳船裡看姣姣。”

              二月正是掃墓的李節,挑野菜的孩子,遇見城市人傢來上墳的,算是春天的一件大樂事,大傢高高興興,一哄而上,看那些打扮得齊齊整整美國五角大樓尋求萬個收屍袋的哥兒姐兒奶奶太太們,擺開祭祀三牲,在鳳燈裡點起紅燭,一個個手機盒子福利在線觀看在墳前欠身下拜。要遇見新郎新娘頭年祭祖,闊人傢還有樂隊吹奏.祭掃完畢。上墳人傢便照例把那些“上墳果” ——發芽豆、燒餅、饅頭、甘蔗、荸薺分給易烊千璽送過外賣看熱鬧的孩子,算是結緣施福。上墳還有放炮仗的,從天上掉到地下的炮仗頭,也有孩子們寶貝似的拾瞭放在籃子裡。說說笑笑,重新去挑野菜。

              等得滿籃翠碧,便趕著新鮮拿到鎮上叫賣,換得一把叮當作響的銅板,拿回傢裡雲交給父母。

            強亂中文字幕在線播放

              因為大自然的慷慨,這時候田事雖忙,不算太緊,日子也過得比較舒心。——在我們鄉間。種田人的耐苦勝過老牛、無論你苦到什麼地步,隻要有口苦飯,便已經心滿意足瞭。“收租老相公”的生活跟他們差得有多遠,他們永遠想不到,也不敢想。——他們認定一切都命中註定,隻好送來順受,把指望托付祖宗和神靈。

              在三月裡,鄉間敬神的社戲特別多。

              按照歷年的例規,到時候自會有熱心的鄉人為首,挨傢著戶募錢。農民哪怕再窮,也不會吝惜這份捐獻。

              演戲那天,村子裡便忙忙碌碌,熱火朝天。傢傢戶戶置辦酒肴香燭,乘便祭祖上墳,朝山進香。午後社戲開場,少不更事的姑娘嫂子們,便要趁這一年難得的機會,換上紅紅綠綠的土佈新衣,端端正正坐到預先用門板搭成的看臺上去看戲。但傢裡的主人主婦,卻很少有能閑適地去看一會戲的,因為他們得小心張羅,迎接客人光降。

              鎮上的側主也許會趁掃墓的方便,把上墳船停下來看一看戲,這時候就得趕緊泡好一壺茶,送上瓜子花生,鄉間土做的黃花果糕、松花餅;傍晚時再擺開請過祖宗的酒肴,殷勤地留客款待。

              夜戲開鑼,戲場上照例要比白天熱鬧得多。來看戲的,大半是附近村莊的閑人,鎮上那些米店、油燭店、雜貨店裡的夥計。看過一出開場的“奪頭”(全武行),各傢的主人便到戲臺下去找尋一些熟識的店夥先生,熱心地拉到自己傢裡,在門前早用小桌子擺好菜肴點心,剛坐下,主婦就送出大壺“三年陳”,在鑼鼓聲裡把客人灌得大醉。

              他們用最大的誠心邀客,客人半推半就:“啊喲,老八斤,別拉呵,背心袖子也給拉掉瞭!”到後卻總是大聲笑著領瞭情。這殷勤有點用處,端午下鄉收帳時可以略略通融,或者在交易中沾上一點小便宜。

              在從前,演戲以外還有迎神賽會。

              迎起會來,當然更熱鬧非凡。我們傢鄉,三月裡的張神會最出名,初五初六,接連兩天的日會夜會,演戲,走浮橋,放焰火,那狂歡的景象,至今夢裡依稀。可是這種會至少有七八年煙消火滅,現在連社戲也聽說演得很少。久草熱8精品視頻在線觀看農民的生計一年不如一年,他們雖然還信神佞佛,但也無力顧及這些瞭。——今年各處都在舉行“新生活運動”提燈會,起先我想,故鄉的張神會也許會借此出迎一次罷?可是沒有。隻是大地春回,一年一度,依然多情地到茅簷草廬訪問。

              春天是使人多幻想,多做夢的。那些忠厚的農民,一年一年地掙紮下來,這時候又像遍野的姹紫嫣紅,編織他們可憐的美夢瞭。

              在三月裡,他們是興奮的,樂觀的;一過瞭三月,他們便要在現實的災難當中,和生活作艱辛的搏鬥瞭。

              一九三四年春